央行主管报纸:超准率下降已成趋势 不意味流动性收紧

阅读:85 来源:拓天速贷
文章摘要: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在回顾货币政策操作和金融市场运行状况的同时,聚焦了国内金融机构的超额存款准备金率近年来逐渐下降的现象,并指出,“这种下降并不意味着银行体系流动性收紧和货币政策取向发生变化”。

  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在回顾货币政策操作和金融市场运行状况的同时,聚焦了国内金融机构的超额存款准备金率近年来逐渐下降的现象,并指出,“这种下降并不意味着银行体系流动性收紧和货币政策取向发生变化”。报告还表示,我国金融机构超额准备金率存在比较明显的季节性波动,不宜简单将不同时点的超额准备金率进行比较。

  近10多年来,我国金融机构超额准备金率呈现趋势性下降,目前在1.5%左右。报告分析指出,这主要得益于支付体系的现代化、金融市场发展带来的融资便利、银行流动性管理能力的提升等市场因素;同时,央行不断完善货币政策操作框架,为银行管理流动性带来极大便利。

  相关市场人士表示,央行此次以专栏的形式对金融机构超额准备金率问题进行论述,显示出了管理层加强对市场预期进行引导的政策意图,即希望市场全面客观看待超额存款准备金率下降现象,勿将这种下降片面理解为银行体系流动性收紧和政策取向发生变化,继续向市场传达政策“稳”的基调。

  超额存款准备金率下降已成趋势

  超额存款准备金是金融机构存放在中央银行、超出法定存款准备金的资金,主要用于支付清算、头寸调拨或作为资产运用的备用资金。金融机构保有的超额存款准备金占一般存款的比例称为超额存款准备金率。

  超额存款准备金是基础货币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金融机构流动性最强的资产,其数额和比率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金融机构流动性状况,对金融机构也至关重要。

  对于超额存款准备金的重要性,报告在其专栏中详细进行了分析,即“在有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要求下,随着存款增加,银行需要把更多的流动性(超额准备金)转缴为法定准备金,若流动性不足则无法再进行资产扩张;从个体看,银行都有资金跨行流动、支付清算的需要,也需要保留必要的流动性。若货币市场扰动因素较多,支付技术发展不足,银行的预防性流动性需求就会更高。”

  报告还指出,2017年以来,基础货币总量略有下降,从结构上看,主要与超额存款准备金总量出现一定下降有关。而观察银行体系流动性状况,不仅要看超额准备金的绝对水平,也要看超额准备金率。

  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金融机构超额准备金率总体呈下行态势。2001年,超额准备金率超过7%,之后总体呈下降态势,2003至2008年平均超额准备金率在3.5%左右,之后进一步下行,目前超额准备金率在1.5%左右。

  超额存款准备金率下降并不意味流动性收紧

  超额存款准备金作为银行用于支付清算、头寸调拨或作为资产运用的备用资金,其充裕程度的变化一直以来被作为衡量银行体系资金宽裕与否的重要指标,超额存款准备金率下降是否会引发市场对银行体系资金面紧张程度的担忧呢?

  对此,报告强调,随着现代支付体系的不断发展,加快了货币的流通速度和资金的清算速度,加之商业银行融入资金更加便利、流动性管理更加科学有效,银行对超额储备金储备需求逐渐降低,造成了超额准备金率的下降,这是金融市场发展的大势所趋,“这种下降并不意味者银行体系流动性收紧和货币政策取向发生变化”。

  报告分析认为,超额储备金率的趋势性下降与下列因素有关:一是支付体系现代化大大缩短了资金清算占用时间,基本消除了在途资金摩擦,降低了其他资产转换为超额存款准备金的资金汇划时间成本和交易成本;二是金融市场快速发展使得商业银行有更方便的融资渠道,在需要资金时可以随时从市场融入资金,从而降低预防性需求;三是商业银行流动性管理水平和精细化程度不断提高,可以更加准确地预测流动性影响因素,降低了不确定性冲击的影响。

  “很显然,管理层希望通过对超额准备金率内涵及其变化的诠释释放政策信号,避免市场对信息的误读,以稳定市场预期。”中信证券研究团队相关分析师表示。

  制度红利降低超额存款准备金需求

  近年来,央行不断完善货币政策操作框架,释放出制度红利,也使得银行体系超额存款准备金需求明显降低。如双平均法考核存款准备金给予商业银行在考核期内更加灵活摆布流动性的空间,常备借贷便利工具和自动质押融资工具使得商业银行在短期流动性不足的时候能以合格资产为抵押从央行获得流动性支持,而公开市场操作频率从每周两次提高到每日操作,从制度上保障央行能够及时应对多种因素可能对流动性造成的冲击,及时释放政策信号引导和稳定市场预期,这些都有效降低了商业银行超额存款准备金预防性需求。

  此前,为进一步完善平均法考核存款准备金、增强金融机构流动性管理的灵活性、平滑货币市场波动,央行决定自2016年7月15日起,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的考核基数由考核期末一般存款时点数,调整为考核期内一般存款日终余额的算术平均值。同时,按季交纳存款准备金的境外人民币业务参加行存放境内代理行人民币存款,其交存基数也调整为上季度境外参加行人民币存放日终余额的算术平均值。“应该说,存准考核的进一步完善,在客观上‘减压了’银行对超额存款准备金需求。”平安证券相关分析人士对

  此外,近两年来,央行还通过开展SLF操作等为市场提供流动性支持、提高公开市场操作频率等方式及时应对市场流动性冲击,有效维持了银行体系流动性平稳。

  市场人士预计,从当前情况来看,M2增速稳定在低位、超额准备金率出现下行并不会对市场造成明显的流动性压力。相关数据显示,当前银行体系流动性较为平稳,管理层将继续坚持“不紧不松”、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及时通过有效沟通来稳定市场预期,并继续发挥各类工具组合的作用,以维持市场资金面平稳。

  


文章关键字:中国光大银行信用卡中心 光大银行阳光卡 光大银行的投资产品

上一篇:二季度末不良率仅0.7% 民营银行有望加速扩容

下一篇:央行官员:非现金支付是大势所趋 但社会生活也不能没有现金

新手注册
礼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