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监会李文红:建议当前继续保持分业经营的总体格局

阅读:109 来源:拓天速贷
文章摘要:金融业大致可以分为作为信用中介的银行业、作为融资中介的证券业和提供经济补偿的保险业三个相对独立的业态。为防范系统性风险、维护金融稳定,我们需要思考一个重要问题,即我国应当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金融体系,是分

   金融业大致可以分为作为信用中介的银行业、作为融资中介的证券业和提供经济补偿的保险业三个相对独立的业态。为防范系统性风险、维护金融稳定,我们需要思考一个重要问题,即我国应当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金融体系,是分业经营、全面综合经营还是以分业为主、适度开展综合经营的金融体系?从历史经验看,各国在缺乏有效风险管控和监管的综合经营阶段,均发生过一定程度的金融风险甚至金融危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西方主要国家对金融机构的业务模式进行了深刻反思,对分业经营与综合经营的制度安排进行了适度调整,美国、英国和欧盟三大经济体分别推进了以“回归简单、重返主业、风险隔离”为导向的结构性改革。我国金融业也经历了从综合经营到分业经营、再到综合经营试点的发展演变,目前仍总体保持分业经营格局。实践证明,这对于我国在过去20多年中保持金融体系相对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建议当前继续保持分业经营的总体格局,在此基础上审慎稳步开展综合经营试点,逐步建成一个恰当分工、适当隔离、稳健经营的金融体系。

  美国是分业经营与综合经营模式不断调整交替的代表性国家,先后经历了从自然混业走向严格分业,到分业管制放松,再到适度交叉混业,直至此次金融危机后重新加强分业隔离等不同阶段。在美国历次分业管制放松、综合经营活跃时期,都不同程度地发生了金融危机甚至经济危机,危机后又向适度分业、风险隔离的模式回归。

  1933年:美国从自然混业转向严格分业。在美国金融业发展早期,商业银行是金融体系的主要组成部分。随着证券业和资本市场的快速发展,商业银行为获取更高收益,在缺乏风险隔离机制的情况下,大量设立证券部门开展证券业务,资本市场出现大范围投机活动并产生资产泡沫。1929年,随着资产泡沫破灭,大批银行倒闭,企业破产,美国经济步入“大萧条”。在此背景下,美国实施了以银行业与证券业严格分业经营为特征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也称《1933年银行法》),禁止商业银行从事证券承销和交易业务、禁止商业银行与证券机构建立关联关系、禁止银行与证券公司进行交叉销售(当时也不允许银行从事保险业务)。被禁止的“证券”品种非常宽泛,不仅包括各类公司债券和股票,还包括市政债券、商业票据,以及后来陆续出现的住房抵押贷款、信用卡和其他消费贷款证券化产品。也就是说,在较长时期内,美国商业银行只能从事国债承销与交易业务,不能直接或间接开展市政债券、公司债券、证券化产品、商业票据和股票的承销与交易业务。

  1987年:逐步放松分业经营限制,允许银行控股公司通过子公司开展特定证券业务。20世纪80年代之后,美国投资银行快速发展,商业银行竞争力受到较大影响。在这一背景下,监管当局允许银行控股公司以下设子公司形式,开展银行自身不能从事的特定证券业务,主要为承销和交易市政债券、商业票据、证券化产品、公司债券和股票。同时,仍要求银行控股公司的主业必须“与银行业密切相关”,不能从事“与银行业不具有密切关系的业务”,如保险业务。证券子公司的特定证券业务收入在总收入的占比不能超过一定的比例,最初为5%,后来提高至10%,到1996年提升至25%,并一直延续至今。

  1999年:进一步放松分业经营限制,允许以金融控股公司形式开展金融业务。1999年,美国颁布实施《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在银行控股公司形式之外,允许成立金融控股公司,以下设子公司形式开展银行、证券、资产管理、保险等金融业务,金融控股公司不受证券业务收入占比不得超过25%的限制。实际上,美国的分业经营限制在很长时间内比我国现行制度还要严格。从1933年开始,美国在实行严格分业制度50多年之后,才允许银行控股公司从事商业票据、公司债券的承销、投资和交易活动,并且必须以银行控股公司子公司形式开展。直到1999年,随着《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的实施,美国才允许商业银行在承销和交易国债之外,可以直接承销和交易市政债券;同时,允许银行以下设子公司形式开展国债和市政债券以外的其他证券业务,且需遵守25%的收入比例限制,并需将对下属子公司的股本投资从资本中扣除。相比之下,我国商业银行很长时间以来已可以承销、投资和交易各类债券,包括国债、地方政府债券、金融债券、公司信用类债券、信贷资产支持证券和商业票据等。另外,美国还从防止垄断、促进竞争角度,对单家银行的规模予以限制,规定实施并购之后一家商业银行的存款在银行业存款总额中的占比不得超过10%,风险加权资产的行业占比不得超过10%。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向分业经营、风险隔离模式适度回归。危机前,受放松管制、金融混业趋势加快等因素影响,金融领域的跨业、跨市愁动不断增多,金融产品复杂化、交叉化趋势明显,甚至出现了超越真实需求、偏离风险规律过度创新和过度复杂化问题,最终爆发了金融危机。危机后,西方主要国家均对金融机构的经营模式进行了深刻反思,美国、英国和欧盟三大经济体分别推进了以“回归简单、重返主业、风险隔离”为导向的结构性改革。首先是美国于2010年7月发布《多德—弗兰克法案》,提出了限制银行从事自营交易与对冲基金、私募股权基金投资业务的“沃克尔规则”,旨在将自营交易等高风险业务隔离在传统银行体系之外,降低金融机构的复杂程度,防止风险交叉传染。随后,历史上长期实施综合经营的英国提出了“维克斯规则”,通过立法将零售银行业务与其他风险业务实施隔离,要求全能银行只能通过不同的子公司分别开展零售银行和投资银行业务。紧接着,长期实施综合经营的欧盟也提出了“利卡宁报告”,要求大型商业银行将可能影响金融稳定的交易资产划入独立法人实体,与其他银行业务法人实体之间建立有效的防火墙机制。三大经济体的结构性改革方案虽然在形式上有所不同,但改革思路异曲同工,均立足于适当限制金融机构的综合经营,在传统商业银行业务与高风险的交易业务、投资银行业务之间建立防火墙,进行风险隔离。


文章关键字:睿享系列保本吗 惠享系列保本吗

上一篇:银监会全力排查监管制度漏洞:多举措补监管短板

下一篇:媒体:资管新规过渡期可能延长半年至2019年底

新手注册
礼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