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A股的2017:16家银行排队IPO 仅有成都银行过会

阅读:18 来源:拓天速贷
文章摘要:又是一年轮回。已经过去的2017年对于欲实现A股IPO的银行来说,无疑是不轻松的一年。目前16家银行排队等上市,银行IPO排队的名单还在增加。

  又是一年轮回。已经过去的2017年对于欲实现A股IPO的银行来说,无疑是不轻松的一年。 16家银行排队等上市,银行IPO排队的名单还在增加。

  16家银行排队等上市

  银行IPO排队的名单还在增加,从排队状态来看,截至2017年12月28日,16家银行处于审核状态。其中包括哈尔滨银行长沙银行徽商银行、江苏紫金农村商业银行、兰州银行、青岛农村商业银行、苏州银行、威海市商业银行、西安银行、浙江绍兴瑞丰农村商业银行、浙商银行、厦门银行、郑州银行、青岛银行、江苏大丰农村商业银行、厦门农村商业银行。

   另外,长沙银行、郑州银行状态显示为“预先披露更新”,而江苏大丰农村商业银行和厦门农村商业银行状态为“已受理”,其于银行则是“已反馈”状态。

   事实上,银行扎堆IPO与其资本充足率快速下滑与迅速的资本扩张不无关系。更为重要的是,金融去杠杆、MPA考核范围增加等监管政策趋严,使得银行资产充足状况进一步承压,毕竟资本充足率关系到银行业务的开展。

  与2016年9家银行的过会数量相比,2017年表现乏力,成都银行是2017年以来唯一过会的拟上市银行。不过与2017年拟上市银行过会数量较少相比,银监系统的累计罚金却远超2016年,且出现了史上最大罚单。

  对于2017年拟上市银行过会数量较少的情况,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2017年主要是满足非金融企业的IPO需要,金融企业IPO安排可能会滞后,这与金融企业体量大、融资需求巨大不无关系,相信市场走好后,金融企业才能集中IPO。

  值得一提的是,银行对于上市的热情已从A股蔓延至H股,譬如泸州商业银行(以下简称“泸州银行”)召开2017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发行H股股票并在香港上市的系列议案;甘肃银行将于1月18日在港交所主板上市。

  在目前排队等待上市的银行中,哈尔滨银行排队时间已有2年时间,而其他银行的排队时间也超过一年,而且各家银行间的自身资质也有着不小的差距。

  以哈尔滨银行为例,从H股转A股的IPO银行中哈尔滨银行体量最大,其2016年资产规模达到5390.2亿元,资产增速逾20%;居于第二名的长沙银行资产规模为3835亿元,资产增速为34.40%。

  此外,同样是先H股后A股的郑州银行和青岛银行总资产和扩张幅度也有着亮眼的表现。

  厦门银行和厦门农村商业银行均在厦门,而山东、江苏等省内同样有多家银行排队IPO。

  更为重要的是,目前排队的拟上市银行的保荐券商分别是中信证券、中信建投证券、招商证券、中金公司、银河证券等券商,而中信证券及中信建投证券分别以5家拟上市银行保荐数量并列第一,招商证券则以4家居于第二名。

  资本金化身上市推手 2017年银行过会数量锐减

  众所周知,目前排队IPO的银行均是地方银行,其普遍存在着业务过于集中、不良率高于同业、股权结构等问题。由于地方银行多是各省内的省会或者地级市,这也就导致其贷款业务九成以上集中在本地。

  除了地区集中外,部分地方银行的贷款企业也有着自己的偏好,例如,长沙银行的贷款主要集中于地产和基建;厦门银行偏向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房地产行业。

  值得一提的是,贷款企业质量与银行不良率不无关系。从不良率数据来看,拟上市的兰州银行、青岛农商行和江苏紫金农商行等,2016年末不良贷款率均超过同期商业银行1.74%的平均水平,其中青岛农商行为2.01%。

  事实上,2017年对于整个银行业而言,无疑是无法懈怠的一年。银行业整体监管力度全面升级,“三三四”检查、MPA考核范围增加等,使得银行资产总额、负债总额出现不同程度下滑,而银行获得利润与规模扩张恰恰是成正比。

  然而,资本充足率是银行展业范围大小的决定性因素,这也就促使银行扎堆上市募集资金用于补充资本金。而资本充足率告急的情况也频频出现在拟上市银行的身上,据郑州银行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7年6月末,郑州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跌至8.61%,距离监管红线仅有0.11个百分点。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与此前相比,目前银行利润空间逐渐被压缩,不良贷款率大幅升高,越来越多的银行面临资本金不足的现状,这也就使得地方银行希望通过登陆资本市场融资满足自身资金需求。

  银行IPO在长达9年的冰冻期后于2016年重启,且在该年就有9家银行成功过会,不过在2017年却只有成都银行首发通过。对于拟上市银行过会数量锐减的原因,和诚咨询首席分析师顾成建表示,目前以城商行排队IPO为主,在监管层面上,对城商行排队IPO态度犹抱琵琶半遮面,从2011年开始基本上都处于放行收紧的节奏状态。一方面源于银行目前盈利性和盈利模式的问题;另一方面是规范性和风控制度。按照过往的节奏来看,银行IPO都是一年紧一年松。

  银行业监管口袋收紧惊现史上最大罚单

  与2016年银行过会数量相比,2017年银行IPO审批节奏略有放缓。更为重要的是,2016年的上市银行并非跨过上市这道门槛就能鲤鱼跃龙门,仍有常熟银行、上海银行等多家银行在解禁首日股价大跌。

  发审委针对银行IPO过会后也有所关注,其主要聚焦六各方面,例如经营业绩为定性;银行的资产质量、贷款五级分类以及风控措施;股权结构;关联交易合规性;拟上市公司涉及重大诉讼;理财产品、应收款项类投资等产品运营状况。

  此外,发审委还向部分银行询问了一些非共性问题,例如,不良债权转让的决策过程、董监事人员担任职务的合规性等等。

  与银行IPO审核速度放缓不同的是,银监系统开出罚单的力度却是不容小觑。

  据国际金融报报道,截至12月21日,银监系统2017年共开出2838张罚单,其中,银监会机关29张、银监局738张、银监分局2071张,覆盖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等各类银行机构。

  更为重要的是,银监会还在2017年12月份开出了“史上最大罚单”,广发银行因惠州分行违规担保“侨兴债”案件被罚没 7.22亿元。而这超7亿元的罚单甚至占其2016年净利润的近8%。


文章关键字:IPO 商业银行 广发银行

上一篇:没了同业存单 中小银行最终还是要缩表

下一篇:防范授信“太集中” 银监会明确大额风险暴露监管规则

新手注册
礼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