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 Shaw的崛起:一群计算机和英语毕业生如何彻底改变了华尔街

阅读:357 来源:拓天速贷
文章摘要:上世纪80年代,一只籍籍无名的对冲基金发起了一场革新,彻底改变了整个美国金融产业,塑造了如今的华尔街……

  上世纪80年代,一只籍籍无名的对冲基金发起了一场革新,彻底改变了整个美国金融产业,塑造了如今的华尔街……

  近三十年后,这只基金以253亿美元累计净收益登上全球排名前20家“最顶尖对冲基金”榜单,坐上季军宝座,仅次于桥水基金和索罗斯基金。

  它,就是量化先驱者David Shaw创立的量化对冲基金D.E. Shaw。

  《纽约杂志》(New York Magazine)为成立50周年特设了一个专题栏目,一一复原了那些塑造了纽约城市文化的关键性历史事件。

  本文正是其中的一个故事,一个关于D.E. Shaw穿越时代的创新思维,关于一群计算机顶尖人才在质疑和鄙视中最终彻底改变了华尔街甚至人们的日常生活的幕后故事。

  1988年的夏天,对冲基金经理Donald Sussman接到了一位前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David Shaw的电话。对方在华尔街觅得新的工作,想要听听他的建议。

  David Shaw在加利福尼亚州长大,在斯坦福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任教于纽约城的哥大,后来他去了摩根士丹利。这家投行成立了一只秘密的交易部门。有别于传统金融业的是,这个新部门主要依靠计算机模型来做交易。

  因此,当年已经37岁的David Shaw在华尔街却是一名新手。相比之下,一手创建了对冲基金Paloma Partners的Donald Sussman就经验十足了。

  David Shaw遇到了一个自己无法拿捏的问题:公司的劲敌高盛向他伸出了橄榄枝。所以,他才想听听Donald Sussman的建议。

  然而,平日扮演伯乐角色的Donald Sussman,虽然他慧眼识别对冲基金行业的人才,并给他们提供资金支持,但从未遇到过David Shaw这种刚入行的计算机专家。

  或许,连David Shaw本人当时也没能预料到,他将成为美国金融史上的一位先驱者。未来的很多年里,他带领的计算机革命将主导整个金融业,取代那些头脑聪明的交易员。后来居上的替代者们不仅有计算机极客和数学怪咖,还有音乐家和作家。华尔街数十年来清一色的西装领带也不再一统天下,牛仔裤和T恤随处可见。

  未来十年,这些出现在对冲基金行业的略显内向的人会颠覆整个华尔街,在角落里安安静静研究计算机算法的人将取代八十年代充斥着粗鲁脏话的交易大厅和打了鸡血一般的交易员。

  他们还将推出一个早期的电子邮件系统,并且对网上零售行业的前景进行调查。

  David Shaw手下一位野心勃勃的职员对此非常感兴趣,并且着手付诸实践,甚至为此辞职创业。他,就是如今身价超过千亿美元的新晋全球首富杰夫· 贝佐斯(Jeff Bezos)——是的,亚马逊最初的想法和概念源自于一只纽约的对冲基金。

  不过,极少有人能在当时那个年代预料到今天的情景。三十多年前,所有的一切尚未实现,甚至尚未成形。David Shaw当年给到Donald Sussman的建议是:

  我想,我可以把科技用来做证券交易。

  Donald Sussman说,高盛提供给他的offer不够好。听闻此言,David Shaw回答:“如果你认为你的想法是可行的,并且充满信心,那你应该来我这里工作。”

  三天以后,Donald Sussman接受了David Shaw及其合伙人Peter Laventhol的offer。

  “他们两人说服了我,让我相信他们可以创建出能够识别具备市场中性策略特征、能跑赢同类的投资组合的模型。”Donald Sussman回忆道。通俗地说,这个策略会赚到很多钱,而且还不用冒太多风险。

  当时的对冲基金交易水平还很落后,虽然他们已经使用一些数学公式来捕捉微小的价差,但David Shaw打算通过数学来把交易水平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层次。

  David Shaw创办的投资公司Paloma Partners斥资3000万美元投资了新公司D.E. Shaw。自那之后,这家公司后来一路成长为规模高达470亿美元的巨人,给投资人赚了250多亿美元。很多早期员工成了百万富翁,David Shaw本人则成了亿万富豪。福布斯杂志估计,他的财富总额可能高达55亿美元。

  真实的金额无从知晓。迄今为止,David Shaw依然保持着他低调神秘、惜字如金的风格。即使本文的重心之一就是他,但他依然拒绝了纽约杂志的采访请求。2001年,他不再管理公司的日常运营,转而开设了D.E. Shaw Research,这是一家致力于通过计算机科技来帮助治愈癌症和其他疾病的公司。

  当年由D.E. Shaw领衔的量化革命已然成为今日对冲基金行业最强大的趋势,在总量3万亿美元的行业中,量化基金就占据了5000亿美元。以量化为主的对冲基金在业界称王称霸,投资收益笑傲群雄。

  按照D.E. Shaw的话来说,前十只巨无霸型对冲基金里,有七只都是做量化的。其中一只颇有名望的基金Two Sigma,还是由D.E. Shaw的老员工创办的。

  D.E. Shaw带来的改变可不仅仅局限于对冲基金这一个领域。

  在创办早期,D.E. Shaw的下单规模在纽交所中的总交易量中大约能占到2%左右。在D.E. Shaw和其他此后不断涌现出来的量化基金影响下,纽交所被迫开启了自动化进程。

  到上世纪90年代末,电子盘交易已经能够驱动股票交易成本下降。到了2001年,报价单位开始一美分一美分地变动,而不是以往的1/8美元。这种变化让股票市场的交易成本变得更加低廉,也更加容易上手,继而刺激了全民炒股热潮,由此开启了股市成交爆炸性增长的全新时代。

  在最初阶段,D.E. Shaw被人们视为一家古怪的公司,即使在对冲基金业也是如此。他们的第一个办公室与华尔街相距甚远,在纽约第16大街一家名为革命之书的书店楼上。那个街区当年还相当破旧。他们使用的也不是业界常见的大平层,而是类似于loft 的办公空间。公司墙面上光秃秃的,墙面漆是新刷上去的,还有一个镀锡的天花板。

  不过,D.E. Shaw却拥有两台太阳微系统(Sun Microsystem),那可是当时全世界运行速度最快、最精密的电脑系统,是极其罕见的高档货。“他需要"法拉利",我们就给他买了"法拉利",”Donald Sussman这样说。

  在最初创建公司的时候,David Shaw并不想雇佣那些在华尔街浸淫多年的金融从业者。同样地,加入D.E. Shaw的员工一般也不屑于在华尔街上班。

  Lou Salkind就是一个典型。当回忆起1988年那个夏天,他接到David Shaw的电话,问他是否有兴趣加入自己刚刚创建的公司时,“我心说,我才不要。”

  当时,他已经完成了纽约大学计算机科学的博士学业,正忙着找工作。但华尔街让他相当失望。“之前的那一年,我被几家华尔街公司录用了。我很怀疑自己是否喜欢金融方面的任何东西。”

  他暂时也没什么offer,所以就答应和David Shaw见一面。毕竟,这家公司距离纽约大学只有十个路口。两人相约在了附近的联合广场咖啡店,谈起了赌博——这是Lou Salkind的一大爱好。

  出生在纽约城的Lou Salkind很早就学会了数扑克牌,年仅13岁就开发出了一套赌马系统。这样一个计算机天才从未想到这种数学技巧居然能在对冲基金派上用场,“那天尽兴极了。”

  他们回到办公室以后,David Shaw就开始大讲特讲他美妙的梦想:“我所希望的,是一家站在技术和金融交叉点上的公司。”

  和Donald Sussman一样,David Shaw也不会对Lou Salkind讲太多。但他预计,公司早晚有一天能取代华尔街做市商的地位:“他们准备出价买入、持有、高价卖出。区别在于:你想要抓到什么。我们会使用计算机自动地大量做这种事。”

  “哦,你们像是在赌博。那可是赚大钱的生意。”Lou Salkind二话没说,当即就接受了这份工作。于是,他成了D.E. Shaw第一位雇员。

  在公司刚成立的日子里,Donald Sussman每周都去公司。“一旦开始交易,他们就会赚钱,”他回忆道,“这些人非常严肃。我经常走过去坐在他们旁边,看他们做交易。他们没有错过一丁点东西。公司的气氛和其它任何投资公司都不一样。就像是走进了一间国会图书馆里的研究室。”

  1990年,在同学Lou Salkind家举办的聚会里,同样毕业于纽约大学计算机科学的女博士Anne Dinning和David Shaw攀谈了一会儿。“我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是对冲基金,”她说。但由于一时心血来潮,她答应去面试。

  最终,她去D.E. Shaw上班了,而她原本打算做一名学者。

  “一开始,我是做一些预测日本股市的事情,”Anne Dinning说。她根本不需要去了解关于日本股市的任何事情,计算机自己会作出识别。在项目早期,她需要继续进行24小时的模拟测试,每6个小时醒来一次检查计算机的进展情况。一旦计算机算法程序准备好,就要进入实盘了。

  在D.E. Shaw跃跃欲试准备赚大钱的时候,David Shaw的雄心可不只是打造一只量化对冲基金。他很清楚,科技有能力改变人类的日常生活。

  当身为一个学者时候,David Shaw就已经通过阿帕网(Arpanet, 互联网的前身)和其他科学家交流了。这帮助他们激发出了世界上第一批基于网络的免费邮件系统的想法,并最终在1996年成立了一家名为Juno的提供免费电邮服务的公司。Juno于1999年上市,不久之后就与其竞争对手零网公司(Net Zero)合并了。

  据1991年加入公司的Charles Ardai介绍,免费电子邮件只是D.E. Shaw最初的创意之一。(Ardai也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拥有英语专业学位。他也没有自然科学的教育背景,是D.E. Shaw第一批非传统招聘的雇员。)

  “他(David Shaw)走到其中一个同事面前说,"我觉得,人们将会在网络上买东西。他们会在网上购物。而且,还不只是购物而已。"我向你发誓,这肯定是David说的话:"不只是购物,当人们在网络上买东西的时候,比方说买一根用来给花园浇水的水管,他们会试试这水管,然后会说这水管不错,或者这水管不好用,他们会在网络上留言。其他人会看到这些评价,然后去挑一根好的水管,因为有其他人在留言里告诉他们,他喜欢这水管,或者他不喜欢。"

  Jeff Bezos,这位1990年就加入D.E. Shaw.的员工,当时负责公司在线零售项目。他对网络购物这种创意极为上心,极为热情高涨,所以他去询问David Shaw,自己是否可以采纳这个想法,并且运营相关项目。老板同意了,于是,亚马逊(Amazon)很快就诞生了。

  Charles Ardai说,当他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之后,接到David Shaw询问他是否可以去他那里工作的邀请时,他感到异常惊讶,以为“肯定是个骗子”。

  时年22岁的Ardai加入公司之后不久,便受命成立招聘部门。“我们招了很多人,有国际象棋棋手,有出版作家,有脱口秀演员……都是一些在各自的领域真的非常出色的人。我们还曾经雇佣过一个奥林匹克击剑运动员,有段时间还有一位爆破专家在公司任职。”

  D.E. Shaw曾有一位业绩十分出色的交易员,胳膊上满满当当全都是纹身,所以他在华尔街根本找不到工作。还有一位是个长号手,不过他最终离职,创建了布朗克斯(Bronx)音乐项目。

  连Charles Ardai自己都有除了计算机和赌博之外的其他爱好。他创办并撰写了《疑难犯罪案件》(Hard Case Crime),这是一本拥有低俗趣味的平装本犯罪小说。

  D.E. Shaw的招聘模式已经被谷歌这种巨头所采用,当然也包括亚马逊,他们甚至在面试候选者时使用了和D.E. Shaw相同的评分系统。

  在D.E. Shaw颇为流行的休闲装风格也开始成为科技巨头们的特征之一。在公司成立的早些年间,身着休闲装被认为是不可思议的。然而时至今日,这在纽约很多对冲基金公司中都已经很常见了。“D.E. Shaw其中的一个目标是"让我们去除所有不必要的约束",例如,人们为什么要打领带?”Charles Ardai解释说。公司职员们的着装很凌乱,以至于同在一栋楼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因为厌恶他们的休闲装而搬出了这个写字楼,以示抗议。而David Shaw本人就经常穿着一件黑色T恤衫和一条短裤——即使是在冬天的时候。

  2015年,前谷歌首席执行官、D.E. Shaw对冲基金的长期投资人Eric Schmidt获得了D.E. Shaw 20%的股份,买下了破产的雷曼兄弟的早期投资。当时,有太多的资金追着要投资做量化的宽客们(quants),以至于让那些早期押注公共股权市场效率低下的策略变得不那么有利可图了。

  创新者D.E. Shaw已经从早期的股票套利进入其他领域,比如不良债务和新兴市场。在那里,他们利用量化技术帮助那些依靠人类而不是计算机模型的交易决策拥有一些优势。

  D.E. Shaw成立至今已经快30年了,David Shaw没有让他的第一位投资人Donald Sussman失望。正是由于对D.E. Shaw的投资,Donald Sussman的风投公司最终赚取了数亿美元。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哪怕是一分钟,”Donald Sussman这样说,“我从来也没有想到,D.E. Shaw会膨胀到470亿美元,但我确实设想过,David会改变金融的世界。”


文章关键字:大学生的投资方法 大学生的投资投资 大学生该如何投资

上一篇:大学生投资投资现状

下一篇:毕业大学生投资心理

新手注册
礼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