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清泰:管资本是解决诸多体制性矛盾的一把钥匙

阅读:411 来源:拓天速贷
文章摘要:第二届野三坡中国经济论坛在河北保定野三坡举行,吴敬琏、刘世锦、蔡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爱德华.普雷斯科特等众多国内外经济学家齐聚一堂,共话中国改革推动力。

  第二届野三坡中国经济论坛在河北保定野三坡举行,吴敬琏、刘世锦、蔡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爱德华.普雷斯科特等众多国内外经济学家齐聚一堂,共话中国改革推动力。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党组书记陈清泰在演讲中表示,在漫长的20多年间,国企改革一直在“放”和“收”之间徘徊,没能摆脱“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魔咒,他们面对激烈竞争的市场往往力不从心,走出去有时也难以被国际市场所接受。

  在陈清泰看来,当前国企改革的主导方面已经不是国有企业的自身,而是在国家层面推进国有资产实现形式的资本化,这次国有企业再改革的命题不是政府机构“如何改进对国有企业的管理”,而是由“管企业”转为“管资本为主”。

  “这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理论重大的突破,是当前深化改革重要的突破口”,陈清泰如是说。

  事实上,管资本就是改革经营性国有资产的实现形式,由实物形态的国有企业,转向价值形态、可以用财务语言清晰界定、有良好流动性、可以进入市场运作的国有资本。“管资本为主”是指在竞争性领域的国有资产应逐步尽数资本化、证券化,使其富有流动性。

  陈清泰认为,国有资产资本化可以实现三个目标:首先,国有企业进行转向拥有资本(股权),并委托专业投资运营机构持有和运作,这样就隔离了政府和企业的直接产权关系,从体制上为政企分开奠定了基础,有股东没有婆婆,对企业是又一次的解放。

  其次,国有投资机构的所有权与企业法人财产权分离,这就解脱了国有资本和特定企业的捆绑关系。企业自主决策做强做大、国有资本追求投资收益有进有退,构成了相关但不受约束的两个自由度。资本化是对国有资产流动性和效率的一次解放。

  另外,政府在管资本不管企业的体制下,可以站到超脱地位,正确处理与市场的关系,对政府也是一次解放。

  因此资本化的重要意义在于,它将从根本上理顺长期困扰政府、市场和企业之间的关系,化解体制转轨中的诸多矛盾。国有资本的预期效能主要是通过市场,而不是行政力量来实现。这就使国有资本具有一种“亲市场性”,从而保障我国在保持较大份额国有经济的情况下,“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可以说“三个解放”的实质是生产力的再解放。

  陈清泰强调,目前两种企业制度“并存”,但绝不是两种企业制度“并重”。现代企业制度是改革的方向,传统和国有企业应逐渐向公司制度转型、在条件具备时要加速转型。因为与管资本对接的不是传统国有企业,而是混合所有制的股份制公司。

  他表示,在强化国有资本所有权管理的同时,对市场主体的分类和称谓应该及时由“所有制”转向其企业所遵循的制度:依照企业法调节的企业仍称作“国有企业”。按公司法调节的统称作“公司”,政府对他们一视同仁。这不仅有利于国有企业转制,而且有利于消除所有制鸿沟。这将是对生产力的进一步解放。


文章关键字:固定收益类信托产品 个人信托 小额信托

上一篇:寻找新周期、新监管、新驱动之下的价值之路

下一篇:黄群慧:三招破解国企改革执行难问题

新手注册
礼品多